送彩金捕鱼娱乐城
您的位置:98小說 > 歷史軍事 > 玩命之徒 > 第二百六十章:單刀赴會

《玩命之徒》 第二百六十章:單刀赴會

下載: 玩命之徒TXT下載


    王炎很快就找到了索爾留在倫敦的武器裝備。

    盡管不是第一次見到特工們的高級貨了,可王炎在看到裝備以后還是愣在了當場。

    現實中的特工并沒有電影里那么瀟灑,那么拉風,反而是一副平平常常的樣子。

    世界上大多數情報組織在選擇情報人員的時候,都會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的特工扔進人群里以后,會很快和周邊的環境融為一體。

    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大眾臉,不會引人注目,不會特立獨行。

    情報人員的工作注定了他們在進入這一行的時候就選擇了默默無聞的度過一生,和張揚人生就此分道揚鑣。

    索爾的車是英國大街上隨處可見的路虎suv,不過經過檢查以后就發現他的車經過了非常復雜的改造。

    不僅安裝了防彈玻璃和防彈鋼板,更是在車內隱藏了多種輕重武器。

    至于電影里那些水陸兩用的結構,倒是沒有出現。

    “我們要不要把這些車留下?”

    安吉麗娜的眼中帶著濃濃的期望,對于好車,女人的狂熱從來不比男人差。

    王炎搖了搖頭,說道:“車里肯定安裝了很多定位追蹤的設備,還有我們不知道的功能,如果我們使用這些車,后果可定不會太好。”

    “我可以找到那些設備啊,然后把它拆下來不就行了。”

    王炎還是搖頭拒絕了安吉麗娜的提議,他可不想帶著一堆定時炸彈四處亂跑。

    現在他們還在倫敦境內,軍情六處隨時都可能調動特種部隊把他們干掉。

    如果不是有索爾和他手下的特工被俘虜了,估計王炎連這些車都看不到。

    看到王炎搖頭拒絕,安吉麗娜冷哼一聲,狠狠地瞪了他兩眼,自己跑進裝備堆里去找東西去了。

    王炎知道,她是不甘心。

    等到清點完裝備的時候,安吉麗娜拿著兩塊手表和一根腰帶跑了回來,然后大搖大擺的沖著王炎晃了晃,就直接返回了車上。

    王炎先是愣了一會兒,突然喊道:“哎,你脖子里掛的是什么啊?那么大的石頭不嫌沉啊?”

    “要你管!去死吧!”

    ——

    王炎和馬克約定好了在軍情六處附近的咖啡店見面,時間是下午。

    他到達店里的時候,馬克已經在等他了。

    兩個人的位置在靠著窗邊,明媚的陽光照射進來,馬克金色的頭發在陽光下散發出漂亮的光芒。

    王炎笑著坐在馬克的對面,說道:“我來的還不算晚吧?”

    “我也是剛來。”

    “你什么時候學會中國式的謙虛了?你應該是正兒八經的英國佬。”

    “我喜歡中國文化,也曾經在中國生活過,在香港的時候,很多人都叫我們英國佬,或者洋鬼子,我已經習慣了。”

    兩個人就像是老朋友一樣打完了招呼,臉上的笑容看上去無比的真誠。

    “馬克,通知那些狙擊手,千萬別手滑。”

    王炎的右手放在桌面上,他知道自從他出現的那一刻,就有很多支狙擊步槍瞄準了他的腦袋。

    馬克的手在半空中揮舞了一下,說道:“喝點什么?”

    “拿鐵,這段時間在瑞典喜歡上了咖啡的味道。”

    很快,就有一杯熱氣騰騰的原味兒拿鐵送到了王炎的面前。

    一顆、兩顆、三顆……一直加到了第六塊糖,王炎才停了下來。

    馬克饒有興趣的看著他的動作,中途沒有任何打擾,直到他開始攪動咖啡,才說道:“吃糖多了,容易得病。”

    “丘吉爾每天要喝兩磅的威士忌,還喜歡抽雪茄,不是照樣活得好好的嗎?”

    馬克收起臉上的笑容,認真的說道:“多少錢?”

    “一億歐!”

    “太貴了,不可能!”

    馬克揮了揮手,露出一副氣惱的樣子。

    王炎下意識的扭頭看向窗外,嘟囔道:“我不喜歡別人用槍指著我的頭,而且我自認為我的拔槍速度應該還可以。”

    馬克冷笑一聲,“是嗎?你重傷未愈,我可是非常清楚,要不然那些島國矬子怎么可能讓伯爵受傷呢?”

    “真的準備讓我去對面做客嗎?”

    兩個人目光全都看向窗外,對面正是軍情六處的辦公大樓。

    “你又不是沒去過,就當作是故地重游了,順便還能欣賞一下倫敦的風景。”

    “我怕我出不來。”

    “你已經走不了了。”

    “不許動!”

    馬克的話音一落,咖啡店里那些顧客和服務員就一下子全都站了起來。

    剛才還在給王炎端咖啡的服務員,此時已經把槍口頂在了王炎的腦袋上。

    王炎的臉上又露出了笑容,說道:“你就是這么跟我談判的嗎?跟我想象的軍情六處差別很大啊。”

    “有時候暴力也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手段,我想用你的生命應該足夠換回索爾他們了。”

    “真的就這么肯定吃定我了?”

    看著王炎臉上的笑容依舊沒有任何變化,馬克一下子就挺直了上半身。

    片刻之后,馬克說道:“你的左手為什么不拿出來?”

    “因為我怕疼。”

    馬克的臉色一變,猛地從座位上站起來,然后和王炎拉開了距離。

    “把你的左手拿出來吧,要不然我手下的子彈肯定會給你的人生畫上一個充滿遺憾的句號。”

    “我說了,我不喜歡別人用槍指著我的腦袋。”

    “砰!”

    站在王炎身后的服務員頭部中彈,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你、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嗎?”

    “殺我?”王炎突然冷笑一聲,“我打賭,你不敢殺我!要不然今天晚上我就讓你見到你手下的尸體。”

    馬克的眼睛瞇了起來,片刻之后,笑著說道:“我這算是跟恐怖分子做交易嗎?”

    “不不不,千萬不要給我扣帽子,我這人膽子很小的。”

    “不,你很膽大,至少在面對重重包圍的情況下,你還敢跟我討價還價,我真的不知道你哪里來的勇氣。”

    王炎笑了笑,扭頭看了一眼身后的特工們,說道:“你不是想看看我的左手嗎?現在我給你看,怎么樣?”

    馬克點了點頭,同時再次后退了幾步,拉開了和王炎的距離。

    王炎的左手在眾目睽睽之下從兜里掏了出來,只見他的左手腕上帶著一個黑色的圓環,上面還亮著一個綠色的指示燈。

    馬克疑惑的問道:“那是什么?”

    “引爆器,只要我的心跳一停,就會立刻爆炸。”

    說著話,王炎緩緩地解開了上衣,露出了一圈密密麻麻的炸藥。

    “黑索金,老貴了!”

    “你這個瘋子!”【看小說,更新快,就選98小說網,百度搜索 98小說】
送彩金捕鱼娱乐城 加拿大快乐8开奖数据 四川时时彩app下载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彩乐乐 足彩胜负彩过关统计 云南十一选五计划预测 皇宫真人龙虎斗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 斯诺克英锦赛 大神棋牌麻将 2018年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