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彩金捕鱼娱乐城
您的位置:98小說 > 都市言情 > 上門女婿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孤影

《上門女婿》 第六百六十四章 孤影

下載: 上門女婿TXT下載


    l市,市委辦公廳。

    樊滄海接到一個電話之后,臉上肌肉猛然跳了跳。

    常艷華死于謀殺,那個肇事司機已經撂了,幕后指使人是常艷華的生活助理張穎。

    謀殺。

    想及常艷華死無全尸的慘狀,樊滄海心里像是憋著一顆炸彈,罕見的臉色陡變。

    他跟常艷華不算是什么至親,其跟自己妻子也無非只是屬于非親的那種堂姐妹。可這么多年交道打下來,他確實很喜歡常艷華做事的方法方式。

    人胖,看多了卻也不丑。做事有分寸,親疏明顯。

    即便接近自己有目的性,但對他女兒跟妻子是真的太好。孩子受點委屈,第一個想起來的也會是她常阿姨。

    這已經是很難得的一種交情,更何況,常艷華每年都會為l市的經濟建設,出很大的力氣。

    如今人說死就死了,那種車身被壓扁的畫面,成了樊滄海做夢都會驚醒的導火索。

    家里,因為常艷華,這幾天沒有任何溫度。

    妻子表現還算平穩,女兒整個人已經崩潰了。癡癡呆呆,今天一整天都沒吃東西。

    樊滄海壓著怒意,拿起座機打給直接打給臨安省廳。通話的對象是省廳的一把手,他沒有半點客套,就一個意思。抓張穎,查所有常艷華出事之前跟張穎有過接觸之人,全力以赴。

    他有資格這么跟一個省會城市的領導說話。

    放下手機,樊滄海仍氣的臉色發白。

    兇手是一個生活助理,這根本不可能。能做到這個位置,樊滄海也絕對不會相信這種不合邏輯的定論。

    背后主謀是誰?他想到了邱玉平。

    常艷華跟對方的夫妻關系是因為韓東上次鬧出那么大陣仗,才會為人所知。平時,根本不存在太多夫妻感情。而常艷華一死,邱玉平會是最大的受益人。

    用猜測去斷定事實,很武斷。

    所以樊滄海需要證據,必須要抓到張穎。只隱隱覺得這事情有點太簡單了,張穎敢指使行兇,是早就想好了退路,該去哪找這個從機場趕赴美國后再也沒有任何蹤跡的生活助理。

    邱玉平這陣子足不出戶,每次露面去公司,也是一種悲戚神傷的落魄形象。

    他沒急著繼承遺產,也沒急著處理公司無主的困境,就滿臉堅決當著公司所有員工的面許諾。常艷華的案子一天不弄清楚,他就不會有心情干涉公司的任何事情,全權由董事會先代為打理決定。

    他對媒體宣稱,不會繼承常艷華的遺產。他要把常艷華除了股份之外的所有遺產捐贈出去,不取任何股權分紅。因為常艷華很早就作態對外說有裸捐的意愿,他要滿足她這個沒有遺囑的遺愿。他挖空心思的把常艷華塑造為一個鞠躬盡瘁的圣人,把自己塑造成一個不看重外物的癡情漢。

    沒多少人愿意侮辱死者,除非之前深受其害。

    于是這個沸沸揚揚持續的新聞中,大多全忘了幾個月前還對這對夫妻深深惡痛絕,開始贊揚聲一片。

    如此夫妻情重的姿態,讓私底下的揣測變少了很多。甚至有人相信邱玉平真的喜歡常艷華,并不單單是個小白臉……

    這是對外,可私底下警方打過來的每一個電話,邱玉平皆心驚膽寒。

    尤其今天,門口直接來了警察。不單單是臨安市的警察,還有l市那邊過來協助的刑警。

    平時所有警方人員對他都很客氣,唯獨這些l市的人,臉色嚴肅嚴苛。

    邱玉平猜到肯定是樊滄海的意思,雖怕,卻不亂。

    這么多年跟著常艷華摸爬滾打,他早就觸碰到了規則。知道即便是樊滄海這種人物,也不可能憑借一己好惡對他如何。

    賭已經賭了,是輸是贏,他有心理準備。

    當然,只要張穎不露面,他邱玉平就不可能輸。不想賭這么大,全然不由他選擇。

    這幾年,他每一天都生活在地獄中。外人看他錦衣玉食,只有他自己清楚,常艷華到底多變態,變態到慢慢扭曲著他的心態。

    心理上,生理上。

    邱玉平無數次夢中醒來,看到身邊人,都會想要拿起茶幾上那把水果刀。

    ……

    韓東不太喜歡關注這些新聞,他關注的大多是跟所從事行業有關聯的那些。

    即便對邱玉平跟常艷華都挺好奇,也沒心思過分琢磨。

    這幾天一直在忙著幫歐陽敏熟悉振威工作,忙著招待從臨安趕來的鐘思影……也只有忙碌,才能讓他覺得壓力會慢慢減少。

    進度很快,目前振威的人已經正式接過了前往省軍區的運輸工作。

    押運的不是什么重要東西,韓東卻覺得很重要,讓鐘思影過來培訓也是出于這種目的。他要讓張全貴覺得,他為這點小事能大動干戈,特別認真。他可以讓一幫具備押運絕密物件的員工去押運一批衣服,一些床鋪……

    這是種商業心理,張全貴恰恰是吃這一套的人。

    歐陽敏則取代了原來振威總經理的工作,將重心轉移,放在了業務上。剛任職,就從員工里挑選出了一些有業務能力的人,重新填滿了原來快空掉的業務部門。

    一盤散沙的振威,少了爭權奪利,反而很容易能適應韓東安排進來的這一男一女。

    夏龍江早就缺了心勁兒,完全放手交給了女婿。閑了就來公司看看,大多時間在陪嬌妻跟兒子。

    又一天忙碌,韓東在快下午六點的時候,開車離開了振威。

    沈冰云的手續已經全部辦妥,他要去監獄接人。之后,還想請歐陽敏跟鐘思影吃飯……

    朋友歸朋友,但沒有人可以無償做事情。即便他們愿意無償,韓東也不會坦然。

    兩人盡心竭力,他名義上畢竟算是老板。公司是老板娘的,人卻是他弄進來的。

    路上,撥通了夏夢的電話,告訴她需要晚些回去。

    這幾天韓東跟她關系緩和了點,但因為分房間睡,加上各自忙工作,真正交流的時間不多。對比以往的熱情滿膺,都拉不下臉的情況下,相處頗有些佛系。

    放下手機后不久,車子進入了南區監獄范圍。

    遠遠的,寬闊的監獄大門口,一個穿著囚服,提著行李的女人就站在原地。

    短發齊耳,寬松囚服也遮不住的修長身形。

    將沉的夕陽照射在那張沒有妝粉,素白干凈的臉上,韓東正開車門的動作突然有些遲緩。

    很久了,他都沒見到過沈冰云。

    再見面,隨意的一睹,就覺得女人往日的精氣神全然不在。瘦弱的,仿佛連不刺眼的陽光都經受不住。

    修長的手面,便是看不清楚,握攏行李的手面上骨節也突出的明顯。

    韓東愣愣在車里看著,神飛天外。

    女人缺點很多,功利心濃,沒公主命又拼命想當一個公主,心機深,是非心淡,道德底線差……

    但是,她拯救了他。

    在他跟夏夢感情最萬念俱灰的時候,她彌補了他心里那塊空白。她帶給了他,很長時間的快樂跟憧憬,永生難忘。

    愛這個字本來就不單一。

    愧疚有時候也是愛的一種,他對沈冰云無疑就是愧疚的不愿深想。

    【看小說,更新快,就選98小說網,百度搜索 98小說】
送彩金捕鱼娱乐城 江苏快3 nba比分预测新浪博客 重庆快乐10分 三组三 赛马会历史开奖结果 甘肃快3 六肖王中特 山西11选5走势图推荐 足彩半全场18053期对阵 广西十一选五app